全部
  • 默认栏目
  • (575)

网络与社会|刘少杰:不确定条件下社会信任的分化与协调

文章来源:《江苏社会科学》2020年第4期内容摘要:高度不确定性是网络信息社会的本质特征,它植根于网络的快速传递和信息的不断更新。然而,网络信息社会的高度不确定性既给社会带来了空前活力,同时也滋生了激烈挑战传统社会秩序的风险,并且也严重冲击了以熟悉关系和制度规则为基础的传统社会信任。如何清醒认识网络信息社会高度不确定性的生成根据和持续状态,化解新形势下社会信任分化的矛盾,建立以不确定性为基础的新型社会...

  • 10
  • 0
  • 0
  • 0
2020.10.23 17:39

2 互联网史的全球坐标——《劳特利奇全球互联网史手册》前言

来源:杰拉德•戈金(Gerard Goggin )、马克•麦克利兰(Mark McLelland) 著;陈帅、原明明 译.《汕头大学学报》,2019年第12期引言自1969年互联网正式诞生以来,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十年,对互联网史的研究终于初具规模。本书问世之时,恰逢这一研究领域的学术杂志《互联网史》(Internet Histories)诞生之际。其他标志性的进展还包括若干本重要的论文集、杂志特刊、学术论文和专著。本着媒介精神的原则,在数字人文科学、数字社会科...

  • 6141
  • 1
  • 1
  • 0
2020.09.04 15:45

2 2020年上半年美国网络安全政策与举措动态

来源:中国信息安全原创 唐岚 文│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网络安全所执行所长、研究员 唐岚面对疫情与选情的双重夹击,美国政府上半年在网络安全领域的投入力度并未减弱。一方面,顺应网络威胁与技术的发展演变,持续推进既有网络战略,明确防护重点,全面提升攻防能力。另一方面,立足于大国竞争,动员举国之力与战略对手在网络空间展开全方位竞争,抢夺主动权,将网络安全问题政治化,致使国家间“信任赤字”呈加大之势,殃及网络空...

  • 4742
  • 0
  • 0
  • 0
2020.08.24 15:48

2 中美网络安全审查立法比较评析

来源: 网络法前哨原创 JerryLIU前哨按语2020年8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两个行政令,以国家安全之名,将在45天后对微信、TikTok的交易施加限制。两个行政令明确指出,这是继2019年5月15日第13873号行政令之后,应对美国信息通信技术和服务供应链威胁而采取的进一步措施。这三个行政令表明,美国目前在网络安全审查方面采取了一种非理性进路。从网络空间互联互通和供应链全球化来看,最终还是需要一种理性的制度建构。网络安全审...

  • 2181
  • 0
  • 1
  • 0
2020.08.19 20:15

2 《数据安全法(草案)》视野下的公共数据治理

来源: 信息安全与通信保密杂志社原创 Cismag引用本文:李顾元.《数据安全法(草案)》视野下的公共数据治理[J].信息安全与通信保密,2020(8):29-35.摘 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草案)》将“政务数据安全与开放”单独成章,在保障安全性的前提下从数据质量、采集、处理、存储、开放等方面对公共数据治理提出原则性要求。充分体现了国家对安全开放公共数据的重视与决心。从近两年国内外政府颁布的数据战略来看,各国对公共数据...

  • 4703
  • 0
  • 0
  • 0
2020.08.19 19:24

2 学术精品|数据驱动型并购的反垄断审查

来源:竞争法微网数据驱动型并购的反垄断审查韩伟(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本文原载于《竞争法律与政策评论》第3卷(2017)【摘要】数据驱动型并购是全球并购的新趋势,数据整合成为很多并购交易的目的。本文以2016年欧盟审查的微软收购领英案为例,重点针对职业社交网络服务市场、客户关系管理软件解决方案市场、在线广告服务市场以及办公软件市场的竞争评估进行梳理与介绍,探讨数据驱动型并购的反垄断审查问题。文章最后指出,数...

  • 4564
  • 0
  • 0
  • 0
2020.08.17 12:13

2 学术精品|互联网企业掠夺性定价的认定研究

来源:竞争法微网互联网企业掠夺性定价的认定研究 叶明 (西南政法大学) 本文载于《法律科学》2015年第5期 【摘要】反垄断立法的不足和现有研究针对性不强等问题妨碍了对互联网企业掠夺性定价的准确认定。认定互联网企业掠夺性定价,可以遵循以下进路:首先,从形式上分析行为主体是否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互联网企业,该互联网企业实施的行为是否属于反垄断法规制范围的低于成本价销售行为;其次,从实质上分析互联网企业的低于...

  • 700
  • 0
  • 0
  • 0
2020.07.18 16:26

许可 | 印度封禁中国应用:网络主权的坏实践

以下文章来源于FT中文网 ,作者许可许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数字经济与法律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新冠疫情已经明白无误地昭示:我们生活在一个风险共担的命运共同体之中,在层出不穷的全球性挑战面前,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独善其身。主权不只是权力,还是义务。漠视自身义务的网络主权不但是坏的主权,还有可能是蠢的主权,因为它终将发现:在没有边界的网络空间中,没有他国合作,它的努力不但会事倍功半,还可能徒劳无功。目...

  • 72
  • 0
  • 0
  • 0
2020.07.11 16:14

2 顾紫翚 阎晗:昨日已逝,忘了它吧:中国网络空间治理体制中的被遗忘权

来源: iNetworkSociety《昨日已逝,忘了它吧:中国网络空间治理体制中的被遗忘权》曾报告于第四届网络社会年会"网民21:超越个人账户"青年学者论坛"Panel2:社交媒体政治经济批判"。本文首发于中国美术学院学报《新美术》2020年2月号。 第四届网络社会年会“网民21:超越个人账户”Panel2“社交媒体政治经济批判”发言人群像摘要《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以下简称“GDPR”)所定义的“被遗忘权”(或称“删除权”)是一个法律概念,赋予了...

  • 3476
  • 0
  • 0
  • 0
2020.07.01 16:31

2 为何美国、中国有世界级的互联网企业,印、日、韩、俄都没有?

来源:互联网乱侃秀众所周知,如果说起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目前从市值来看,排在前面的,甚至可以说前10名中,都只有美国、中国拥有。甚至范围再扩大一点,如果从市值来看,甚至排名前10的科技公司中,似乎也是美国、中国最强,而像发达国家的日本、韩国没有,而世界强国俄罗斯也没有,另外印度这个人口大国也没有。那这么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很多人有不同的分析,觉得这是中国、美国科技最发达,互联网最发达造成的,如果这么...

  • 3544
  • 3
  • 1
  • 0
2020.06.27 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