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ER:互联网是否导致政党两极化?|唧唧堂论文解析
2018-01-12 09:34:36
  • 0
  • 0
  • 0

来源:唧唧堂 | 作者:Faye

解析作者 | 唧唧堂组织行为研究驿站:Faye; 审校编辑 | Ernest

本文是针对论文《互联网是否导致政治两极化?人口统计学证据(Is the Internet Causing Political Polarization? Evidence from Demographics)》的一篇解析,该论文于2017年3月发表于《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该研究作者为Levi Boxell、Matthew Gentzkow和Jesse M. Shapiro。

1960年,大约5%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报告说,如果他们的儿子或女儿与非本党内人士结婚,他们会感到不高兴。2010年,近50%的共和党人和30%以上的民主党人非常不看好党际婚姻的前景。 党派人士对其所在党派的支持率从1980年至2015年增加了50%以上,在总统选举和众议院选举投票中,投票支持同一党派的选民比例在1972年为71%,到2012年则达到90%(2015美国国家选举研究)。许多研究者将这一趋势部分归因于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的普遍兴起。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使用调查数据来研究政治两极化趋势与人们从网上或社交媒体上获取新闻或信息后的反应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

首先,作者根据年龄来划分使用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受访者们。2012年,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在年轻人中的使用率远远高于老年人,75岁以上的人的使用率不到20%,而18-39岁的人则为80%。在最不可能使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群体中,政党两极分化的人群增量是最大的。在75岁以上的受访者中,增加了0.38个指数点,而对于40岁以下的成年人,增加了0.05个指数点。

这也就是说,善于使用新媒体社交网络的年轻人面对政党两极分化的趋势人群增量却极少。那么这便说明,一般的互联网或社交媒体并不是导致两极分化的主要原因,而这可能是由于跨人口群体存在溢出效应,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分化的年轻人可能去影响老年人对政党两极的观点,或者可能通过选择政治家或传统媒体的内在定位等渠道间接影响老年人。总之,文章排除了将两极化的增长与互联网直接相联系的观点。

关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在政党两极分化中的作用,大部分经验证据都侧重于用户跨信息源或社交网络的分离。这篇文章通过记录新的证据,对研究人们融入网络生活的程度(高或低)与政党极化趋势之间的关系有所贡献。

研究过程及结果

数据的主要来源是美国国家选举研究(ANES) 1948-2012年的时间序列累积、2008年时间序列研究和2012年时间序列研究数据集。ANES是一个具有全国代表性的面对面在选举前和选举后进行的投票年龄人口调查,包含大量的人口变量和政治措施2012年ANES调查包括一个在线完成调查的单独调查对象样本,研究者放弃这些受访者以保持数年的一致性。

研究者收集了工作中使用的九项两极分化指标:党派的影响、意识形态的影响、党派分类、直票、问题一致性、问题分歧、党派意识形态、感知党派意识形态、宗教。并分别得出了最后的指数差异。

表1 1996年到2012年两极分化的增加

从表中可以看出,最年长的群体在极化方面经历了比最年轻的群体更大的变化。九项指标中有四项指标年轻人的党派两极分化程度有所下降,而其他年龄组则有较大幅度的上升。 此外,在九项指标中的四项中,年龄组与党派两极分化增长之间存在单调递增关系。

综上所述,此项研究得到以下结论:互联网和新媒体与党派两极分化的增长并无直接联系,除非跨组溢出量(年轻群体对老年群体的间接劝服影响)非常大或数字媒体的影响在各个群体之间变化很大,否则必须找出使得最不可能使用互联网的群体对党派极化的影响增加的其他因素。

参考文献:

Levi Boxell, Matthew Gentzkow, Jesse M. Shapiro. (2017, March 22). Is the Internet Causing Political Polarization? Evidence from Demographic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10.3386/w2325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